“问诊”长江18年(“我是党员,我在岗位”)

发布时间:2024-04-16 03:34:01 来源: sp20240416

  魏嵬拿着设备在检测水质。

  魏嵬和同事在江面巡查。   图片均为王忠虎摄

  上午8时刚过,准备好设备和容器后,魏嵬和同事驱车从重庆市巫山县生态环境监测站出发去采集水样。

  魏嵬是巫山县生态环境监测站副站长,从事生态环境监测工作已有18年,走山路、下水沟、钻护栏,这样的工作节奏和环境他早已习惯。“生态环境监测是环境管理的前哨,功夫要下到日常。”魏嵬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定期给巫山段长江水域及支流河水‘体检’。”

  今天的第一站是福田镇饮用水源地,魏嵬要采集水样,分析参数指标,综合评价水环境质量状况。

  “连续下了一周多的雨,恐怕要被泥土和巨石挡路。”巫山县多山地,加上连续的降雨,经验告诉魏嵬路况不好。正如他所料,滑坡的泥土和石块阻挡了上山公路,而距离水源地还有4公里。

  车子走不了,魏嵬就和同事下车步行。他们带上采样装备,蹚过淤泥,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山道上,留下一长串深浅不一的脚印,最终到达了水源地。

  作为一名监测人员,确保数据真实准确是第一原则。采集水样、测定参数、水样分装……魏嵬仔细进行着各项步骤。“水温16.3摄氏度、pH值7.82、溶解氧8.03毫克每升……”魏嵬操作着仪器设备,口中念出屏幕上显示的数据,同事飞快地用笔记录。“每个步骤都事关结果准确与否,所以,采样位置必须准确,容器必须严格达标。”魏嵬说。

  每月固定外出开展监测,魏嵬常常欣赏到绝美景观。“你看那里前几天还是条干沟,现在却有着碗口粗的水流,像不像一条瀑布从山间飞流直下?”指着一旁的山沟,魏嵬调侃道,“游长江、走山林、看瀑布,我们这工作福利多。”

  “这项工作要耐得住性子,尤其急不得。”魏嵬说,许多采样点设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去一个点位采样,可能都会花上大半天时间。

  13时,魏嵬赶到了今天的第二站,龙溪镇长溪河,对采集的水样进行pH值、电导率、溶解氧、浊度检测。受到降雨影响,河水有些浑浊,“但经过检测,所测指标均满足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Ⅱ类标准。”魏嵬说。

  正检测时,突然刮风下雨,魏嵬的雨伞被吹毁变形。待检测完后,魏嵬就像洗了一个冷水澡,一身工装早已湿透。可他没有任何怨言,笑着说:“只有定期监测,掌握生态功能区内水资源状况,才能为长江大保护提供科学的参考依据。让每一滴长江水有据可查是我的心愿。”

  近年来,巫山为强化水污染防治,建成了30座乡镇污水处理设施。16时,魏嵬一行来到大昌镇。大昌镇有一座日处理量2000吨的二级污水处理厂,可将镇上的生活污水处理后排入河流。

  “污水厂关系水环境优劣,我身上责任大,多亏有你帮助啊。”魏嵬刚一露脸,厂区负责人刘进就热情迎上来说。简单寒暄后,魏嵬便询问起污水厂的运行情况、日处理量、在线监测数据等信息,并监测排放口水质的水温、pH值等数据,采集了水样。

  返回监测站实验室,魏嵬立即对水样进行重新编码标识,分析比对数据。又是数小时的奋战,完成工作已是深夜,魏嵬伸了伸懒腰,转头望向窗外,一轮明月之下,长江水滔滔向前。

  《 人民日报 》( 2023年11月14日 19 版)

(责编:杨光宇、胡永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