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廊里的百万遗产纷争

发布时间:2024-04-21 10:06:41 来源: sp20240421

原标题:画廊里的百万遗产纷争

  图为本案庭审现场。

  导读

  现实生活中,有些单身男女以夫妻名义长期同居生活,但未正式登记结婚,在这样的同居关系中当一方去世后,长期同居的男女朋友能否继承彼此的遗产呢?近日,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不当得利纠纷案,被告在同居男友突然去世后,擅自利用男友的手机向自己的银行账户转账100余万元,男友的法定继承人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返还不当得利。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擅自转账的行为侵害合法继承人的权利,其继承男友遗产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遂依法判决被告返还不当得利。在案件审理中,法官对事实婚姻认定、继承人以外人的继承权认定、同居期间共同收益认定等问题进行详尽说理,依法认定擅自转账行为的非法性,捍卫了法律原则,维护了公平正义,保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画家遗产被女友转走百万

  黄山水是重庆小有名气的画家,他经营的画廊每年都有可观的经济收入。早些年与前妻离异之后,他没有再婚。自2000年开始与女友杨洁敏以夫妻名义长期同居。

  正当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2022年11月,61岁的黄山水因病突然去世,留下了商品房、汽车、银行存款等价值百余万元的遗产。黄山水并未留下任何遗嘱,其女儿黄小芹和80多岁的老母亲成了法定继承人。

  想着杨洁敏和父亲共同生活了20余年,不想因遗产问题闹矛盾的黄小芹主动与杨洁敏达成书面协议,同意将父亲名下的汽车过户给她,并按照父亲名下房产价值的三分之一补偿杨洁敏20万元。

  然而,让黄小芹意想不到的是,不久后她发现杨洁敏在父亲去世第二天起,用其父的手机将其父亲的银行存款分多次转走共计100余万元。黄小芹找到杨洁敏要求返还这百万元遗产,但遭到拒绝。于是黄小芹诉至法院,要求杨洁敏返还100余万元的不当得利。

  谁是真正的合法继承人

  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聚焦在了谁是黄山水遗产的合法继承人。

  杨洁敏认为,自己与黄山水具有婚姻目的和共同生活的形式,且存在公开稳定的夫妻关系长达20余年,从本质上已经与事实婚姻没有任何区别,虽然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也属于合法夫妻关系,应该享有继承权,况且,二人共同经营着画廊,才获得了相关收益。二人以夫妻名义共同居住、共同生活、相互帮扶,在黄山水晚年及患病期间,是自己一个人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直至黄山水去世。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一条“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适当的遗产”的规定,自己应该享有继承权。

  黄小芹则认为,父亲生前未订立遗嘱或遗赠协议,因此其遗产依法应由法定继承人继承。杨洁敏不是父亲法律上的配偶也不是法定继承人。父亲属于突然病逝,不存在需要他人长期照顾的情况。

  大渡口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杨洁敏与黄山水不存在事实婚姻关系;杨洁敏认为自己扶养了黄山水、与黄山水共同经营了画廊缺乏事实依据,均不予认可;杨洁敏擅自转走黄山水的百余万元存款属于不当得利,依法应返还法定继承人。

  画廊是否属于共同经营

  一审后,杨洁敏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其上诉理由虽然也包括争夺继承权,但是重点却转移到请求二审法院认定画廊系杨洁敏与黄山水共同经营。杨洁敏认为,她与黄山水以夫妻名义共同居住生活20余年,其间共同经营画廊,经营收支由双方共管共用,故案涉的银行存款并非黄山水的个人财产,是双方共同经营积累所得,存款至少一半应为自己所有。

  二审庭审中,杨洁敏为了证明画廊系她与黄山水共同经营,提交了画廊管理协议的复印件、自己宣传画廊的截图、微信聊天记录,并申请了证人出庭作证。但是,上述证据都无法证明画廊系双方共同经营,出庭的证人也系杨洁敏的亲友。

  庭审中,黄小芹表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父亲经营的画廊并非是和杨洁敏共同经营,双方只是一般恋爱关系,杨洁敏也没有经营画廊的能力,最多是基于恋爱关系帮忙宣传画廊,协助父亲做少量事务性工作,不能构成共同经营,画廊赚钱主要靠父亲的艺术水平和名气。

  二审法院对杨洁敏提交的证据以及证人证言不予采信,认为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证明画廊系二人共同经营,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目前该案已经生效。(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裁判解析

  同居关系中并不当然存在继承关系

  同居关系中男女双方长期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彼此的亲友往往会认为双方就是事实上的婚姻关系,如果一方去世对方能否当然地继承遗产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也就是说同居关系当中可能存在继承关系,或者说有分配遗产的权利,但是并不能像法定继承人一样无条件地享有继承遗产的权利。

  一是同居关系并非等同事实婚姻。事实婚姻的法律含义主要是未办理婚姻登记的情形按照婚姻关系认定,这样的同居关系等同于法律上的夫妻关系,而事实婚姻的认定并非同居关系的双方自行认定,或者凭生活经验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七条规定,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男女双方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事实婚姻处理。本案中,杨洁敏自认2000年开始与黄山水同居,显然不符合司法解释的强制性规定,不能认定彼此存在婚姻关系。事实婚姻不成立,杨洁敏自然就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配偶,无法按照法律规定享有婚姻权利,杨洁敏自然就不属于民法典列举的法定继承人。

  二是继承人以外的人享有继承权需要特定条件。在没有遗嘱或遗赠抚养协议的情况下,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有可能分到遗产,但是必须要满足相应的前提条件。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一条所指的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应该是在被继承人生前对其经济上资助、生活上扶助的继承人之外的人,本案中的被继承人黄山水依靠自身的艺术水平和名气有可观的经济收入,并未长期患病导致生活难以自理需要人照顾,生活上完全能够自理,所以说杨洁敏对黄山水的照顾属于同居恋人之间正常的扶助范畴,并不能认定为扶养。

  三是同居关系中的共同经营认定需要证据充分。首先,杨洁敏在本案举示的证据仅能说明其基于彼此的恋爱关系帮黄山水的画廊对外宣传,但不能仅以此认定其与黄山水共同经营了画廊。黄山水之所以获得外界赞誉及经营收益,均是基于其创作的艺术产品,是属于黄山水的个人劳动成果,而杨洁敏自身并未参与任何的艺术品创作,不能认定经营收益有杨洁敏的个人投入,双方也未就艺术品收益分配达成协议,所以杨洁敏主张的共同经营主张不成立。对于共同经营的认定同居双方的投入要具有对等性、互补性,例如共同经营商店、餐饮等,共同参与劳动,可以认定为共同经营,但是艺术品的创作具有较高的技术性要求,同居关系中的一方缺乏相应的专业技能,缺乏相关协议,就无法认定共同经营的关系,否则既违背常理又显失公平。

  四是遗嘱的形式必须符合法律要求的要件。本案中,杨洁敏表示黄山水留有口头遗嘱,同意将其留下的遗产全部归女友所有,而且自己知道黄山水手机软件的密码,应该认定黄山水将存款留给自己。根据民法典规定,口头遗嘱属于法定遗嘱的一种形式,但是必须满足相关要件该类遗嘱才能具有法律效力。民法典规定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另外,民法典对自书遗嘱、代书遗嘱、打印遗嘱、录音录像遗嘱等类型的遗嘱均有明确要求,不符合要求的遗嘱不具有法律效力。立遗嘱是自然人对自身财产的处分,涉及人格和财产两个层面的权利,遗嘱必须能够清晰完整地体现被继承人的意思自治,仅仅知道男友的手机软件密码不代表就存在合法有效的遗嘱。

  总而言之,在本案中,杨洁敏与黄山水并非夫妻关系,并非黄山水法定继承人,也非画廊的共同经营人,黄山水也未通过立遗嘱将其生前个人银行存款全部留给杨洁敏,杨洁敏擅自通过手机转账的方式取得黄山水的银行存款,缺乏法律依据,已构成不当得利,黄小芹及其奶奶有权以法定继承人的身份要求杨洁敏予以返还并支付资金占用损失。

  ■专家点评:

  法律保护的前提是崇尚法治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毋爱斌

  这起同居女友争夺继承权的案件,原、被告经过两级法院的审理,随着裁判文书的生效,所有的权利纷争就此尘埃落定。法官在审理过程中充分释法明理,彰显了人民法院对法律原则的坚定捍卫,充分保障了法定继承人的权利,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很强的引导力和示范性,引人深思。

  结婚不登记,会受到法律保护吗?长期同居以夫妻名义生活的恋爱关系并不属于民法典规定的夫妻关系,不一定就是法律认可的事实婚姻。民法典关于继承权利的规定非常明确,能否享有继承权,身份关系、遗嘱形式等要件均有详尽的规定,即便是具有法定继承人身份的公民,也并不当然享有继承权,遗嘱的内容与形式也要完全符合法律的要求,任何形式要件的缺失均可能导致遗嘱无效,如此严格的规定就是民法典充分保障公民去世之后人格权和财产权的重要体现。

  同居女友在没有配偶身份、无合法有效的遗嘱的情况下希望以继承人以外的人分得遗产,法律原则之外的例外其要求更严格苛刻,扶养的事实认定必须符合常理,例如同居一方遭遇疾病,另一方长期的雪中送炭、不离不弃应该是扶养的基本内容,才契合公序良俗的道德内涵,并具有广泛的认同性,符合社会公众朴素的正义观。

  本案中的被告穷尽诉讼权利,全面引用民法典关于婚姻继承的法律条款,也搜集大量的证据意欲证明存在共同经营,最终仍然无法像普通夫妻那样继承遗产,这就充分说明希望法治保护自己的前提是先崇尚法治,内化于心更要外化于行,切实按照法律规定办事、提前防范风险。(刘洋  刘勋 曾继川)

(责编:温璐、薄晨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