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有爱 远山花开

发布时间:2024-04-19 09:54:46 来源: sp20240419

  2023年7月,维也纳音乐协会金色大厅。身着长裙的女孩班琴立于舞台中间,自信唱响歌曲。来自秦巴山区的她没想到,能有机会站上国际舞台,参加世界和平合唱节,还与小伙伴们一起捧回了儿童组金奖。

  大大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一笑便露出两个小酒窝。12岁的班琴家住甘肃省陇南市文县,推开门就是望不尽的绵延群山,10岁以前,她从未离开过家乡,“真希望有一天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2021年秋天,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团长浴辉跟随中国记协来到文县东坝中学。“一支临时组成的合唱队用歌声迎接了我们,孩子们几乎是‘喊着’唱出来。”浴辉一下子被淳朴自然的歌声吸引,直觉告诉她,孩子们的嗓音条件不错,就是缺乏专业训练。“让我们来教吧!”浴辉脱口而出。

  2022年7月,经过精心筹备,东坝童声合唱团成立,45名小队员绝大多数是农村留守儿童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浴辉和沈阳音乐学院的老师们,带着为合唱团量身打造的新曲《大山里的孩子》,从东北来到甘肃,跨越2000多公里,在孩子心里播下梦想与艺术的种子。

  从吐气发声到分声部合唱、从形体练习到动作表演,在专业老师指导下,这支零基础的合唱团逐渐进步。几次授课下来,浴辉欣喜地发现,孩子们的音准更好了、音质更美了,动作也更协调了。

  “沈阳距离文县很远很远,老师们很辛苦,每个月才能来一次,上完课就要赶忙往回走。”学生王春阳格外珍惜每次排练的机会,不仅唱得卖力、练得认真,有时一放学回家就先练习发声,演唱学过的歌曲。

  东坝中学虽名为“中学”,实际上只有小学6个年级,学校有数名音乐老师,从教26年的王颖是其中之一。“原先上音乐课,伴奏一响,我们唱一句,学生唱一句,很少进行发声练习,想着让娃们把歌学会就行了。”每当沈阳音乐学院的老师前来授课,她和同事们都帮着组织课堂,同时旁听学习。

  “老师们通过吹悬浮球锻炼孩子们的气息,还用各种专业的方法进行教学,极大地调动了学生学习声乐的兴趣。”东坝中学年轻教师刘洋注意到,一段时间过后,孩子们不仅合唱水平有了明显提高,更关键的是,注意力更集中了,精神面貌也为之一新。

  2023年2月,合唱团受邀前往兰州录制节目。浴辉特意带着孩子们游中山桥、览水车园,每一处都让孩子们流连忘返。2023年7月初,在中国记协的协调帮助下,10名合唱团成员来到北京,走进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参与节目录制。

  “在‘浴妈妈’帮助下,我的眼睛越变越大,装下了兰州、装进了北京。但我的眼睛又很小,当想表达感谢和感激的时候,却连一滴眼泪也装不下。”出国比赛前,班琴这样说。作为东坝童声合唱团的代表,她走进了世界级艺术殿堂,眼睛里“装进了维也纳”。

  “音乐教育帮扶,为农村的孩子启迪心灵、陶冶情操、开阔眼界,让山里娃有出彩的机会。”浴辉说,自己还有更多计划——争取吸引更多音乐专业人士加入,利用寒暑假为农村学校培训音乐教师。

  “大山里的孩子啊,多想走出那道山崖,数着夜空闪亮的星星,他要知道这世界有多大……”班琴情不自禁地再次哼唱起《大山里的孩子》。

  《 人民日报 》( 2024年01月10日 12 版)

(责编:杨光宇、胡永秋)